視頻

非遺傳承古法制香:延續對香的尊重 對祖輩手藝的敬仰

作者:

發布時間:2019-10-12 09:55:15

來源:央視網

一股氤氳,裊裊升騰,淡淡香氣,聞著令人舒坦。香臺上擺著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線香、盤香、香粉、香丸、制香工具……父親與兒子正專心打香篆,那炮制后的和香,仿佛能給人帶來傳承的記憶。

作為在國新辦舉行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陜西成就展的一部分,包括香道等在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在發布廳外展示,深深吸引著中外記者的目光。“200年歷史了,家傳的!”為大家演示的,就是來自終南山的趙秋實、趙喆父子,他們是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易蟄香蒸技藝第五代、第六代傳承人。

“大秦嶺是個瑰寶,終南無閑草,這些都是采自終南山的草藥。”趙秋實說,每種香都有不同功效用途。在古時,香一為計時、二為祭祀,三可調養身心。

“普通的制香,一般留香時間短。用易蟄酵母的制香技藝,香能夠持續時間很長,而且也比較平和。”他所使用的香蒸技法是祖傳的,流程用料秉承純手工、純天然,最關鍵的酵頭蒸熏法從祖上傳下來已有兩百多年的歷史。

“終南山的香非常環保,拿草藥制的香,能吃!”為了制出有誠意的香,趙秋實制香的香材,除了取自于終南山,還秉承古法,天然制成。順應自然時令入山,發揮植物最大效用。而山內1300多種藥草,選取入香的不過300余種。他說走進終南山,只需閉上眼,仿佛一呼一吸之間,便能靜心處世、穿越千年。

“難度最大的就是制香一定要找到好香草,人工種植的這些香草沒辦法做香,出來的味道不香。”如何能讓傳統制香工藝回歸,在他看來,秉持祖訓、一絲不茍的傳承技藝就是對傳統文化最大的敬畏。在香材選用和搭配上,他遵從祖傳制香的精髓。每種香都只用一味名貴香料做主香材,再以主材的特點、氣味配置其他的輔料香材。

“我小時候給家幫忙、打下手干活,干著干著就會了,不用學、不用教!”趙秋實小時就跟著奶奶學制香,每次制香前,都要先凈手,他說那是心中對香的尊重,對祖輩手藝的敬仰。祖訓有言“做好人,制好香,做良心香”。

這一炷清香,作成并不容易,制作工序有十一道之多。配好香材,炮制、研磨、配比,再加入酵母,放入香壇中用黃泥密封三個月,方才成型。趙秋實說,這里就有難點,工藝還要靠天吃飯。比如說全部要蔭干,不可能拿機器電烤,而要靠大自然日月的精華。有時好不容易做出來的香,下雨了、天氣潮了,半天好不了,也許這些香還要回去重新做。

“制香人有配方,沒有劑量。”他認為,每年雨水多少、采摘海拔都不一樣,咋能有劑量呢?劑量要靠鼻子聞、劑量要在心中,要根據自己手藝、經驗,反復去做才可以。“好香是線往上走,香線不亂。”

“常焚心香,得大清凈。”在趙秋實看來,香是草藥,有醫道理論在里邊。香生長于大自然當中,行走于云夢之間,有情有性。結香以后,經歷風吹日曬,電閃雷鳴的洗禮,動物的侵蝕,依然挺拔玉立。

“我是從小就看著長大的,感覺這是骨子里就有的。”如今,這門制香技藝也傳到了趙秋實的兒子趙喆手中。學習制香不易,趙喆也在學習中摸索著經驗。“國家也支持我們做這些傳統手工藝,能融入到里面,我很開心,而且我愿意去做。”

“我們要恪守香規!”談到學習制香手藝,90后大學畢業的趙喆也有印象深刻的事。有一年春節前夕,在做香的時候,因為自己粗心,他把香做壞了。后來,家里人說了他,但大家都在幫助他。在終南山上還有雪的時候,他們就開始進山,把工序重新做了一遍。

“深刻在于,失敗以后,要重新來過,會浪費很多。”他說,做不好的時候,那味道就很燥、不好聞。做了這么多年,每次都有一個固定的味道。突然做的這批,味道不一樣了,肯定是不行的。

香是有生命的,制香要有情懷,要觀它聞它,聽它訴說。而制香人一代代的堅守,正源自匠人精神的承傳。


責任編輯:高昭

更多資訊,下載掌中陜西

  • 陜西新聞

  • 編輯推薦

    娛樂星聞

   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19 by www.lwgayz.live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辽宁快乐12app下载